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少妇小说  »  【偏偏要做你的M】(4.5)【作者:deltat】
【偏偏要做你的M】(4.5)【作者:deltat】
字数:5078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第4。5章

  鞭打停下后,身上这种并不猛烈但却无法逃脱的灼痛,竟让人颇有些成就感——现在,我的全身,真的都已经给了吴小涵,被她享用过了。

  而我的女神,此刻正坐在椅子上,香汗淋漓,头发因刚才的剧烈动作而微微杂乱,可爱得充满了费洛蒙的气息。

  她这样子真是既让人怜爱呀,又充满了情欲的挑逗。

  只是,等她站了起来,一步步向我走近,刚才那种感觉就立刻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本不算高大的身躯忽然就显得高傲和可怕。

  尤其是我此刻被倒吊着,脑袋低得快都要碰到了地面,这么望过去,便是真真切切的仰望着她——她是那么美,那么高大,那么理所应当地主宰一切;她是超越了布伦希尔德和荷拉德古娜的女武神。

  这个血腥的女神走到了我的跟前。

  她那双不容置喙的黑色皮靴,就在我眼前几厘米的位置。

  那双黑色的皮靴上果然又沾满了我的鲜血——幸好,她那完美圣洁的脚,被靴子好好地保护住了,不露出半点来,依然可以自顾自继续天真纯洁着,不必接触这些血腥而肮脏的东西。

  不然的话,我真的会心疼我的小涵学姐的。

  毕竟,不管再怎么残暴,小涵学姐在我的眼里,永远是纯洁得容不得半点玷污的。

  她似乎并不知道我此刻脑海里的感叹,只是伸手揭开了我下身的纱布:「让我看看,你那可怜的烂肉怎么样了。」

  掀开那纱布后,我的下身先是感到微微的凉意——然后,我的肉棒便感知到了她手指的滑嫩触感。

  我遍布伤口的肉棒,此刻被碰到一下,都疼得让我直吸冷气。

  当然,我可怜的备受踢踹的睾丸,即使不碰到,只一直疼得不行。

  吴小涵有些轻描淡写地问我:「是不是虐你虐太狠了呀?」

  我想起前些天我对自己发过的誓言——不能再让她因为刑虐我而有半点负罪感,而感到半点自责。

  尤其是,绝不能让她因为在意我这个根本不值得她在意的人的痛苦,而放弃她最最喜欢的刑虐的乐趣。

  所以,纵使我的身体真的已经难以招架,我的回答还是只能是「没有」。
  「没有……」我咬着牙说道:「谢谢学姐这么对我。学姐你辛苦了。」
  可这样的结果,就是吴小涵的追问:「那你还想接着被虐吗?」

  看着让我无法拒绝的女神,我小声说道:「我……听你的,小涵学姐。」
  她不急着说话,只是站得离我更近了,靴子几乎都贴到了我的脸上;而她细嫩的手指又轻轻触摸到我那惨烈的龟头上,慢慢抚摩着。

  「我是问你自己想不想被我继续虐。」她用温柔得能把人融化的声音说道。
  如果她一小时前问这个问题、十分钟前问这个问题、一分钟前问这个问题,答案都只可能是「不想」;我甚至一定会乞求她放开我,让我解脱。

  可是,现在,我身体上这幸福的灼热,她满身香汗的美好肉体,她近在咫尺的皮靴,她那令人骨头都酥麻的嗓音,似乎都勾起了我的性欲。

  还有她刚刚在我下身的那触摸——那指尖的一撩,简直勾走了我的魂魄。
  我彻底向她的魅力屈服:「想……我想小涵学姐接着虐我。」

  「都这样了还想被虐?」她笑了两声:「看来你是下贱到没救了呢。」
  「我……」

  「你是不是下贱到没救了?」吴小涵说着,把她的靴尖故意贴到了我的嘴唇边。

  「是……」我说着,伸出舌头舔到她的靴子上。

  「既然是这么下贱的东西,那还敢碰我的靴子?」

  我听了以后,吓得又连忙缩回了自己的舌头。

  「好啦,要再鞭打你,我也太累了。我就陪你玩玩滴蜡吧,怎么样?正好也没和你玩过滴蜡呢。」

  「嗯嗯,谢谢学姐。」

  我是如此爽快的答应,是发自内心的。

  因为,滴蜡应该并不会太疼——对于已经经受过各种虐待的我来说,滴蜡这种项目,简直都算不上是虐待。

  吴小涵于是从柜子里拿出了一根蜡烛,将其点燃后,便移到了我那惨烈的阳物的上方。

  虽然这并不是低温蜡烛,但是她似乎把蜡烛和我身体的距离控制得较远,因此,痛感可以说是微乎其微。

  相反,这带着刺激的温热,让我很是舒服,甚至微微呻吟起来。

  吴小涵似乎很乐意看到我的性欲一点点燃起,问我说:「很舒服吗,小贱货?」
  「嗯,」我回答:「舒服。」

  「你觉得我虐你是为了让你舒服吗?」

  「不……不是……」

  「那,你觉得你应该说什么呢?」

  「我……」我想了想,说道:「请学姐滴得烫一点,烫到我疼吧。」

  我简直怀疑,她刚才故意减少我的疼痛,把我挑逗到性奋,就是为了让我失去理智,主动说出这样的话吧。

  「不怕烫伤吗?小废物?」

  「不怕……小涵学姐……我是你的,你随便玩吧。」

  「嗯,小贱货,真乖。」说完,她没有任何过渡,立刻就把蜡烛移到了我的皮肤表面——蜡炷的侧面甚至都碰到了我的肉上。

  如此一来,蜡根本就不是滴到我身上的,而是直接流到了我的皮肤上。
  「啊!烫……烫……疼……疼……」剧痛瞬间清空了我的大脑和其中所有的情欲——一切知觉都被这强烈的痛觉覆盖。

  吴小涵微微移动蜡烛,让滚烫的蜡直接从烛头流到我冠状沟的位置。

  「贱货,既然是你主动要求的,就不要怪我了噢,好好享受吧。」

  「嗯……啊?……」我只呜呜叫着,疼得说不出话。

  我这种惨叫显然让吴小涵更加兴奋,她语气欢快地说道:「怎么样,你喜欢我这么烫你的废鸡巴吗?」

  「啊……我……」我看着眼前吴小涵漂亮的靴子,还是不想打断她的欢喜:「喜欢,学姐,我喜欢。」

  「小贱货,你其实想让我把你的鸡巴直接烤焦,对不对?」

  这话虽然让我有些惊讶,但也不算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毕竟她曾经烧焦过魏麒的龟头,她也绝不可能只是想玩滴蜡这么轻度的项目。
  可是,此刻光是蜡液的温度就让我足够煎熬了,已经体力透支的我,难以再招架更剧烈的疼痛了,于是,我便呻吟着说:「可不可以……以后……再……」
  「你就回答我是对,还是不对。别废话。」

  我知道,此刻我如果坚持拒绝她,她也许会放过我;可是,我也知道,那样我会让她失望,我会失去宣称自己爱她的资格。

  于是,我只能颤抖着回答:「对。」

  「那你就求我啊,小废物。」大约是看了到我的臣服,吴小涵的声音也变得越来越兴奋。

  「求求你……小涵学姐……虐待我……」

  「求我怎么虐待你?」

  我知道没有退路,只得带着哭腔说出:「求求你……把我的……鸡巴……烧焦……」

  「诚恳一点嘛,小废物。」她竟然还嗔怪道:「有你这么求人的吗?」
  我实在不知道怎样才能更诚恳了,只能编着:「我……我的鸡巴……只配被你烧焦,烧烂。小涵学姐,我求求你,一直烧,把我这没用的烂鸡巴烧黑,烧成焦炭……求求你满足我,烧焦我……我会感谢你,报答你的……」

  「这才像个话嘛,」吴小涵满意地说道:「就知道你这个小贱货会好好求我的。」

  说完,她先把我肉棒上附着的蜡块都清理掉以后,开口宣布:「来,让学姐来好好满足你这个想被烧焦的贱东西。」

  说完,她便挪动蜡烛到我的肉茎下方,让火苗直直灼烧到我的龟头上。
  「啊啊啊啊……」火苗灼烧的剧痛让我疼得大声叫出来。

  大约是我的惨叫太过凄厉,吴小涵直接把她的靴尖粗暴地插到了我的嘴里,堵住了我的嘴,让我再也叫喊不出声。

  剧痛本来应该是让我咬紧牙关的;可是此刻,我一咬牙就必定会弄疼女神的脚;于是,我只好用力把嘴张到最大,迎着她的靴子。

  我的声音被这么堵住,可眼泪还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

  而吴小涵并没有把火苗集中在龟头上一直烧——那样会太快地毁坏我龟头。
  若是把神经都烧焦了,我也就会因而失去痛觉,她的乐趣也就丧失了。
  所以,她的策略是拿着蜡烛左右挪移,在我阴茎的各个位置轮流灼烧,不把任何地方真正烧焦,却让我时时刻刻都处于疼痛的巅峰状态。

  我浑身不停颤抖,痛得用鼻子发出呜呜的求助声;可是,这一切都是徒劳。
  火焰的温度仿佛沿着血管弥漫到了全身,让我不停抽搐着,不停在地狱的岩浆中穿梭。

  她的声音依然兴奋:「小贱货,我知道你想要我把你整个鸡巴都烧得焦黑,对不对?你是不是幻想了好久了?」

  我嘴巴被她的靴子堵住,只好拼命摇头。

  「脑袋不要乱动嘛,」她说:「坚持一会儿喔,已经有一半都已经是黑色的了。」

  我听了这话后一阵彻骨的绝望,只是身体还是因剧痛而本能地挣扎着。
  光是一个部位被烧,都疼得根本无法忍受——我简直再也都不相信课本里「烈士被烧死都一动不动」这样的设定了。

  我甚至能够想象我的每一个细胞是如何被那火焰迅速地烤干所有水分、立即碳化,并在死前最后一刻传递出这种直扎我的大脑的痛感。

  不过,女恶魔终于还是移开了她的蜡烛,也抽出了我嘴里的靴子。

  只是,我的哭泣根本无法就此止住,眼泪还在不停涌出。

  她看到我脸上的泪流,用靴底帮我稍微擦了一擦:「又哭了呀?」

  靴底轻轻地抚过我的眼前,既是温柔的抚慰,又是终极的羞辱——她是宠爱我的,所以才会轻轻地帮我擦掉眼泪;可我那么下贱的东西,只配被用鞋底来才是眼泪。

  「眼睛都哭红了呢……一个大男人整天就知道哭,真是没用。」

  「啊?」我没想到连哭都变成了罪过。

  可她竟然把靴尖轻轻地伸到了我的眼睛里,抵住了我的眼角膜:「整天就只会哭的眼睛,是不是要了也没什么用了呀?」

  我害怕极了——难道她要用靴子把我弄瞎吗?

  我此刻连说话都不敢了,生怕自己动弹的幅度大了,都会伤及自己的眼睛。
  还好,她终究没那么做——她理智地抽开了靴子:「算啦,眼睛还是留给你用来欣赏我吧。不过……你就好好欣赏欣赏我的靴底就好了。」

  虽然她的靴子就这么抽开了,可我心里因此收到的又一次冲击还无法平复。
  连眼睛这种最脆弱最重要的部位都被吴小涵随意地用靴子玩弄——我似乎真的已经被当作一块毫无价值的肉在被玩弄了。

  虽然……这种被蔑视的感觉,似乎确实是我想要的。

  此刻,她倒是忽然又瞥见了了我那刚刚被烧过的肉棒:「对了,你的鸡鸡真的已经全都黑了呢。现在真是又肿又黑,看上去跟一大个煤块一样——来,我拍张照给你看看。」

  吴小涵从上往下拍了一张我胯部照片之后,弯下身把手机屏幕给我看。
  照片里,我的阴茎果然已经肿得快有手肘粗,而通体已经成了焦黑的颜色。
  我绝望地咽了咽口水——难道,我真的要失去自己的性器了?

  「喜欢吗,贱货?」她问道。

  「嗯。」我违心地说道。

  此刻我真的不可能再去发自内心地欢喜了——没有人能在这种情况下还笑得出来。

  只是,既然事情已经无法挽回,我还能做的,就是哄吴小涵开心了吧。
  吴小涵倒是察觉到了我反应的不合理:「自己作为一个男人,性器官都被我烧焦了,你还说喜欢?你就这么下贱吗?」

  「嗯。我下贱。」一边说着,我感觉自己已经委屈到了极点。

  可是,这种羞辱的话竟然让我又兴奋起来——大约,这倒吊的姿势让精虫全都灌进了我的脑子吧。

  看着眼前那崇高的皮靴,我忽然地很想破罐破摔地作贱我自己的身体:「我……我不是男人……我只是你的M而已,小涵学姐……我……我对你来说,只是块肉而已的……」

  「有这样的觉悟,很不错嘛。那么,我的小烂肉,你还想被我接着虐待吗?」
  我心里想,既然如此,干脆彻底地把自己奉献给吴小涵吧,于是回答:「想……」

  「居然还想呀……你身上都已经没什么好肉了,还想被学姐虐吗?」

  「想……」在她的折磨下,我早已气若游丝,没力气再长篇大论。

  「你要真的这么下贱的话,就继续求我吧。」

  「求求学姐,虐我吧……」

  「继续说。」

  「求求您虐死我这个废物吧。像我这样的贱货,就应该被你虐成肉末……」
  吴小涵摇摇头:「果真是天生的贱畜呢。不虐死你就真是满足不了你了,对不对?」

  「嗯……」

  「那你就好好挨着吧。」她冷冷地笑道。

  于是吴小涵她了一步,捡起鞭子,又狠狠抽到我已经快失去知觉的阳具上。
  「啊啊!啊……一……谢谢学姐……」我艰难地报出数来。

  第二鞭又抽打到了我的胸口。

  「二——谢谢学姐。」我继续报数。

  第三鞭回到了胯下——那鞭子像是要直接把我的阴囊直接撕裂开来。

  「啊啊……三……谢谢学姐……」

  看着我剧烈晃动的身体,吴小涵又轻轻踢了踢我的脑袋:「还要继续吗,贱货?」

  「嗯……学姐快打死我这个小贱货吧……把我打碎……」

  「果真已经下贱到没救了呢,我之前居然还心疼你,现在看来真是多余的。」
  吴小涵说着,竟然放下了鞭子,从柜子里拿出一根球棒来。

  那是一根标准的棒球球棒,又长又粗,闪着金属光泽,十分吓人。

  「真的要我把你打碎吗?一会儿你可能真的被我打成肉酱噢。」

  听到「打碎」、「肉酱」,我竟然更加兴奋了,连忙答应:「嗯。」

  「继续数好数吧。」吴小涵命令道。

  女神双手握住球棒,举过头顶,随即往下一挥,重重用球棒击打到我的会阴处。

  「啊啊啊……呜……嗯……四……谢谢学姐……」我全身抽搐着艰难地报出数来。

  那坚硬的球棒,仅仅这一击,简直就快把我的耻骨给击碎了。

  吴小涵没有给我多少休息的时间,很快又是重重地将球棒砸到我残破的下体上。

  「啊啊……疼……疼……五……谢谢学姐……求求你放过我吧,学姐。这个太疼了。」

  「刚才是谁求我把它他打死打碎的呀?」她语调上扬。

  「我……我没想到会这么疼……」

  「很疼吗?」说完,球棒又一次砸到我的胯间。

  我全身抽动着求饶:「疼……真的受不了……」

  「刚才有人听到『肉酱』,好像很兴奋呢。」她说完,又是一棒直击上我的下体。

  「啊……六……呜呜呜……谢谢学姐……呜呜呜……」

  「我可以告诉你,你现在的状态,离『肉酱』还差得远噢。」

  「啊?」我这个字刚吐出,就又挨了她狠狠的一棒。

  「啊啊啊……七……谢谢学姐……求求你……小涵学姐……求求你……我会死的……我……」

  「现在都敢拿死来威胁我了吗?」她说完,又是一棒下来。

  「啊啊……八……」我的声音不停颤抖着:「谢谢学姐……求求你……小涵学姐……我错了……都是我的错……我求求你放过我……」

  「好啦好啦,」她不耐烦道:「你真的很烦人呢。又受不住虐,话又多。看你这么可怜,我就换个地方打吧。」

  于是,绕到我的身后,用球棒狠狠挥向我的屁股。

  屁股上的皮肉毕竟很厚,还算以剧痛的代价吸收了大部分的冲击,没有让我的筋骨受到什么伤害。

  只是,每打几下我的屁股,吴小涵还是会毫无预兆地再重击到我破碎的性器上一次,让我毫无防备地瞬间惨叫。

  在这种无休止的地狱式折磨中,我感觉我的全身几近分崩离析——体力真的再也无法支撑,整个人脑子渐渐迷糊起来,报数的声音也越来越虚弱。

  用球棒打了仅仅二十几下之后,我就已经几乎昏过去了。

  「怎么不报数了?」吴小涵责问道。

  这一声责问让我稍稍清醒,可是我忽然想不起来报到了多少,便一时语塞。
  吴小涵不满:「怎么了?不说话?」

  我的大脑早已一片迷糊,嘴唇也重得难以挪动,此刻实在无力开口回答。
  而吴小涵的靴子已经正正踢到了我的脸上——她训斥道:「你还真装死?」
  面部的暴击让我一下子清醒起来,连连求饶:「没……」

  可是,我倒吊着的姿势简直就是把脑袋凑到吴小涵的脚边让她踢踹。

  「那怎么不报数?敢装死了?」吴小涵似乎生气了,用力踹到了我可怜的脑袋上。

  「没有……我没有……」我喃喃低语,可换回的不过是又一下的踢踹——大概我的声音真的太小,她已经听不清楚了吧。

  而此刻我的这个姿势,的确会让她忍不住想踢的吧——我没有什么可以责怪她的。

  于是,我的脑袋被吴小涵的靴子像个皮球一样踢着,不停地摇晃,没过几下,就渐渐失去了意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ppaaoo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